爱而不得是多么常见的事情

推荐一首歌,大家看《游戏人生》和《逢场作戏》的时候,除了春秋,配上这首歌风味更加哈哈哈哈哈
我先走为敬

下第900tag吧

我关注泰辰的时候才两位数的tag,现在已经九百啦,很开心
大家不要问我逢场作戏和游戏人生营业梗是不是最后营业出了感情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泰辰永远是你们心里的样子,酸甜苦辣的样子。
谢谢大家支持,我也会继续写的。很多人觉得我写的太丧啦,我会改改的。

逝流(仙阁中心)

看这个看的很难过,比得知仙阁降级还难过
不怕失败重来,就怕就此别过,再会无缘。
愿这永远不会成真。

南有嘉鱼:

cp警示:含部分泰辰打酱油,不打cp tag是因为太酱油


1.
仙阁是秋天快结束的时候离开的kpl。
他们酣畅淋漓地2:0赢了gk,但这场胜利宣告的却是失败。
辰鬼摘下耳机就对队友笑得特别开心,好像那天输xq的时候和阿泰拥抱,刻意低着头避免满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被摄像机拍到的那个人不是他。
他们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他们是来谢幕的,打得很放松。神男在死亡时间滑屏看完情况之后瞄了旁边的无痕一眼,场上无痕拿着一个韩信蹦来蹦去,场下他居然一边打一边笑。他们很久没在打比赛的时候敢笑了。也算挺久没有打完比赛还笑了。


五个人鞠躬的时候底下的女生哭着来来回回地喊等你们回来,真到了这时候辰鬼才发现自己是这么容易被感动的,就像那天阿泰给他的那个拥抱,能让他鼻子立刻一阵酸涌。
他们开会商量今天的比赛不止一两次了,到底想着要面子,想赢了体体面面走。他们鞠完躬往后台走,悍匪伸手搂了搂神男,还有点兴奋:“兄弟厉害啊,刚刚四杀。”
神男还没说话,无痕就笑,说今天打得不错。辰鬼可不会像无痕这样,他也过去捶神男的肩:“哥们,今晚请夜宵没问题吧?风头都给你出了!”


2.
辰鬼是四个月后走的。
as仙阁落入预选赛后,没有连败,但也没有连胜。
输了lgd、赢了qin、赢了sc、输了bws、赢了老队友二狗、赢了tkg、输了we、输了ba。
最后排名第四,和晋级名额擦肩而过。
降级到次级联赛的kpl队伍只能留两个原kpl首发,辰鬼坚持他要退役的决定,他想回去读书。
俱乐部方面不想耽误无痕的前途,也不想耽误自己的钱途,转手卖出无痕属于双赢。转会期wf抛出橄榄枝,以高价转会费买走了无痕。
悍匪被艰难保级的gk买了,他还有闲心跟无痕开玩笑:“我在dl,dl降级,我来仙阁仙阁降级,他们还挺敢要的啊。”
雨雨和神男最终留在了仙阁,继续征战次级联赛。


3.
春天开始的时候,辰鬼离开了上海。
他们吃了一顿散伙饭,一群大男人喝得酩酊大醉,好几个都哭了,还是仙阁运营部的两个男生和三个女孩子把这群人从出租车上搞回俱乐部的。
第二天醒来他没有告别,直接走了,他想昨晚已经告别过了,何必让他们更伤心。


他搭出租车去机场,揣着老家的机票,觉得整个人在上海这个大都市漂泊的这两年像梦一样,觉得人特别的渺小。
他候机的时候不知道为啥给阿泰打了个电话,他和阿泰不算远也不算太过熟悉,只是关系尚可的一个朋友,最近最记忆犹新的还是仙阁打输xq那天晚上的那个拥抱,不暖和,很冷,像那天仙阁泯灭的希望一样冷。
但是那好歹是个拥抱,好过没有。


他说:“泰神,我辰鬼。”阿泰说:“哦,辰鬼啊。”
他说:“我要走了,给你打个电话。”
阿泰一下变得有点慌乱,“别,你等等,咱们一起吃个饭,我请你。”
他说:“我飞机还一小时就到,不用了吧,给你省点钱。”
阿泰沉默了挺久,说:“那再见,你一路顺风。”又好像不知道说什么一样补词:“以后常联系啊!”
他说:“嗯,再见。”


他最后乘飞机离开了上海。


4.
他们说他们不想走,他们最后走了。
他们说他们会回来,但最终也没能回来。


5.
秋季赛期间雷神热播,这个年纪打游戏的男的没有不为漫威所迷的,悍匪是个钢铁侠迷,还买了好几个钢铁侠手办,但自从进了仙阁,他最喜欢的超英就一跃变成雷神索尔。
“他们住的地方的名字就叫asgard啊,我们仙阁,as gard!”他兴冲冲跟辰鬼解释,“我们会赢的。”
电影里的asgard陨落了,被他们的主人雷神亲手制造的诸神黄昏毁灭了,辰鬼并不知道,但是悍匪后来看完了那部电影。
仙阁也是被他们五个人亲自送出kpl的,能骂谁呢?骂自己罢了。
他看完电影的那天把电影票扔进垃圾桶,突然一股没来由的伤心,他把喝了一半的可乐也砸进垃圾桶,在洗手间排队的人群中挤到洗手台前面用冷水洗脸。
他难受得不得了。


6.
无痕到新俱乐部的第一个周末,wefun搞了个聚餐,周一到周五都要训练,周六经理说今晚专门在饭店开了个房间,出去吃饭正式欢迎一下无痕,费用俱乐部报销,一群人全都沸腾了。
几迟连说了三句待遇不公,他刚进来的时候连方便面都没有,夏天说:“你闭嘴,别搞得我们今晚都没饭吃!好不容易无痕来了队里这么大方。”
热热闹闹得不行的一堆人当晚就坐着俱乐部出门的车出去吃饭。
evildoer座位在他旁边,主动跟他聊天,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痕神以后多多关照啊。”
无痕怪不好意思的,连着说:“哪里哪里,直接叫我无痕就行了,是你们关照我。”
他不是不识好坏的人,wefun俱乐部很好,新队友都很好,俱乐部方面对他很重视,排到首发名单上一起打训练赛,当然是wefun和wefun的新队友关照他。
只是他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仙阁。仙阁没解散,只是降级了,还在次级联赛打比赛,他常常还是想着仙阁什么时候打回来,哪怕在赛场上站在对面。


7.
18年春天,次级联赛俱乐部as仙阁,俱乐部基地。
神男大早上的就拿着个手机边吃早饭边打游戏,青训队表现得挺好被提上来一队的刻画老老实实一口一口啃面包刷手机看新闻,雨雨刚起床,路过餐桌去厕所刷牙。
神男这局就在这时候打输,他骂了一声wc,抬头看见雨雨,先叫住:“雨雨,等会咱们仨三排不?”
雨雨说:“啊?江南他们还没起。”
神男说:“不用他们,你,我,刻画,咱们三排。”
雨雨说:“行,没问题。”
盛春时节,俱乐部靠边的小窗窗沿正停了一只小麻雀,一蹦一蹦的呆了快一分钟,然后又飞走了。


//


预选赛队伍是翻助手对着找完编的,没闲心真找各赛区赛事有名额的队伍,见谅
全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是巧合

【泰辰】游戏人生

逢场作戏姐妹篇*

营业梗,时间线有调换,阿泰视角,辰鬼视角看我前两篇*

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扛不住。季后赛刚开赛,训练,复盘,吵架一样讨论战术,每天轮换周而复始,烟一根接一根的抽也盖不住烦躁的心情。管不上老四的叫喊,把一屋子吵闹关在身后,不知怎么的就又走到了黄浦江边上。

又点着一根烟,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四包烟了,再这么下去我觉得我的肺就真的废了。明天还要训练不能喝酒,烦闷的情绪久久挥之不去,看来要找人倾诉一下。在有这个念头的时候,脑袋里第一时间浮现的竟然不是老帅,而是另一个带笑的脸,本能的点开你的电话。

我和你联系次数真的屈指可数。但是你的电话却是我电话本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有头像的其中之一,那是一张背影图,我都不知道霍霍是什么时候拍的,大概是调试相机的时候吧,好像焦点都没对好,收到这张图的时候我还是把它保存了下来,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挺有感觉的。

这大概是我知道你以来的第一次正式的合照,虽然我们连脸都没露。我知道你的时候你还在打次级联赛,带着微胖的娃娃脸,你真的白净的不像电竞小子。我觉得我要是在赛场上遇到你我一定能锤爆你的,结果好像事与愿违,你带着你的仙阁一路过关斩将,上演黑八奇迹。还记得败者组决赛你们获胜后我们作为两队代表握手的时候,你笑的真的又傻气又孩子气。好奇怪我竟能记得那么久的事情。

再次和你正式见面大概就是在官方宣传的办公室里,在此之前多次相遇也是点头之交,若不是这种安排,我们大概就一直都没有相遇点了吧。
听完安排的你什么也没说,看到你一副笑脸,竟让我愣了忘记反驳,你还真是逆来顺受的听话。

五五开黑节赛前,大概是我们演绎这部大剧的开场舞。
“泰神,搁这撩后宫呢?”穿着蓝白队服的你格外清爽,一脸笑意的向我走来。我又怎么能示弱“这不是你不在吗,圆妃你在这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起身把身体重量放在你身上,趴在你肩头,闻到你身上不知道是洗衣皂还是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柠檬味。

思绪飘的太远了,初冬的上海真的好冷啊。肩背上突如其来的重量,感到一点温暖的同时,我又闻到了那个淡淡的柠檬味,好像有点上瘾的吸了吸鼻子,希望吸取到更多的味道。
你在我身旁坐定,搓搓手搓搓腿的,一个东北人怎们那么怕冷啊。
“老铁你不冷啊?”一个东北人操着一股海蛎子味的普通话。

我没有回答,想起你和我说,你在厦门读了四年大学,我们可能遇到过哦。那又怎么样呢?终究还是会一样,你笑着看我,游戏人生。
“你觉得我是不是个彩笔?”
“老铁你这样我觉得你在嘲笑我。”你总是逃避问题,你总是这样看轻自己。

秋季赛开赛第二天,我已经确定不能上场,还感冒了,一觉醒来队员已经去了现场。我想了一下还是戴上口罩到比赛场馆,比赛即将开始,在入场通道正好撞见准备上场的你,差点忘了仙阁是第一场。

“你来啦。”你看到我好像一点也不吃惊。
“来看你的啊圆妃。”
“你可拉鸡八倒吧,当我十八岁小姑娘呢。”
“辰鬼,你没有心的啊?”不知为什么脱口而出这句话,看你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不自然,不久又笑开了
“阿泰,不是我没有心,是你太花心了。”说完又笑着离开了,又。

回到xq休息室,玛雅看到我倒是很吃惊:“你真的来啦?!”
“什么叫真的来了?我们队比赛我不能来?”莫名其妙
“不是不是,刚辰鬼来了,给你拿了感冒药,我们说你今天估计不过来了,他说你一定会来的。”

阿泰,不是我没有心,是你太花心了。

吃了感冒药真的好困啊,困的眼睛要睁不开了,只看到你输了,在台上还在笑。你总是在笑,被为难的时候在笑,被吴昕揶揄我俩是cp的时候还在笑,赢了比赛在笑,输了比赛在笑,面临降级的时候还在笑。

我像一个刽子手送你离开,看着你恍神迷惘眨眨眼睛又笑着朝我们走来,好像不曾难过。本来打算像对待无痕悍匪一样平淡的握手,但我好像又做不到一视同仁,一把抱过你告诉你我在等你,你要回来。
一定要回来的理由是,我在等你。你说好。抱着你的时候,我竟然有点心疼。

手背突然传来温暖,我的手本能的回握着。想起某天在报纸上看的一段话:两个人就算不相爱,还是可以拥抱,可以接吻,但不会牵手。身体的距离越接近,心反而更遥远。

“我好像只有你了...”上一次和这一次都一样,所以你一定要回来。

我不知道我们的心远不远,但是站在我身边的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但是与其是他们,不如是你。我们一直找不到最适合的方式,即使亲密的前胸贴后背,即使你笑倒在我肩膀,我们之间好像还是隔着很远。但是我依旧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你。们如此熟练而笨拙的演绎,半年有余,久到我们自己也觉得吃惊。好像那些幼稚的台本其实是每日固定行程,自然而然,又忍不住厌弃。可是演了这么久,我还是很怀念。

“其实我们俩真的自作自受,我没那么了解你。”我是真的不了解你
“你以为我有多了解你,我并不关注你好吗。”你比我想象的更懂我

以营业为名,做尽标题为爱的事情。长久以来一起走过的时光,尽管不够真诚,却是生命记忆的一个标签;平行时光一起走过的风景,尽管有个荒唐的标题,却也是不能简单忘却的温热。

“我一直都在。”你慢慢收回手,我知道有这句话你就一定会回来
“我知道。”手心的温热散的很快,上海的初冬还是很冷。

我们像同居的夜旅人,我们不会迎接对方回来,也不会送对方离开。但在疲惫的时候送上一杯热茶是作为同居者的基本尊重。我们终究在时间的帮助下,渐渐感受对方的温热。但是还有很多路要走,还有很多事要做,何来时间等这场烟火开花结果。

如果有如果,也许你会爱我,我会爱你。
但是现在,不过游戏人生而已。

end


【泰辰】逢场作戏 下

上看我的上篇文章,不知为什么不能一起发



秋季赛开赛即失利,两场连败,倍增的压力使我不得不从那个位子上下来。你情况似乎没有比我好很多,但你还是给我发来了消息,语气一样的不客气【彩笔,要不要泰神教你玩游戏?我和你说你千万别给我跑,老子要打败你夺冠的,第一届冠军mvp!】

你如愿所偿了啊,我也没走,最后和你一战决定仙阁生死,在水晶爆炸的那一瞬间,我有些失神,雨雨拍拍我才回过神来,不知是不是错觉,看到对面的你坐在座位上好像并没有那么开心,看你一一和队员握手走向我,快到我还不知道该摆出怎么样的表情,你一把抱住我,说:我在等你,你要回来。

你比我还矮上一点,额前的头发好像刺到了我的眼睛,有一点疼,有一点酸,有一点难过。下面粉丝的尖叫,夺冠的时候听过,胜利的时候听过,居然还在与你拥抱的时候听到。

实话说,我像溺水挣扎的人,水终于没过头顶,原来放弃挣扎也是一件好事,所幸是你送我离开,所幸有你送我离开。一夜无梦,醒来以后才看到你发给我的消息,只有三个字:要回来。

我们的对话总是简单明了,上一次对话还停留在三个月前,冠军杯,成都。

我们穿着几乎同款同色的西装,在摄影师的要求下走出大街拍宣传照,但是我们没有合照,一张都没有。我们一前一后走进场馆,你一把搂过我说:“鬼哥,今晚我觉得我可能要赢,赢了带你去旅行!”

从来没人这样称呼我,你一来就给了我独一无二的称呼,你离我很近,近到我能感觉到你呼在我脖子的气,我觉得我转头就能被你亲到,我一把推开你,笑着说:“你有老帅了。”

吴昕带头的明星选手纷纷起哄调笑,我们都很清楚,我们身边可以有任何人,亲密到何种程度都不是问题,我们不过逢场作戏。

我们的演技都很差,故意拥抱故意放肆,故意的回应故意的亲昵都不是相爱的依据,甚至不是友情的证明,但是却有点庆幸,身边的是你好像也没那么糟。

最默契的我们在镜头前表示出最亲昵的样子,最生疏的我们坐在沙发两段暗自冷笑,最奇怪的我们在综艺里大笑大闹,背过镜头之后,我们身边都有其他人。

虽然我们不相爱,但是其实你的拥抱很温暖,你的酒窝很醉人,你的安慰很管用。 不知道我的安慰能不能温暖你。

在黑暗中准确摸到你的手握住,行动快于大脑,我甚至还没想好说辞。你紧紧的回握着,这好像是我们最真诚的一次接触,是的,真诚。

“我好像只有你了……”你声音沙沙的,没有嚣张跋扈也没有狂妄自大。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说你身边明明还有其他人,好像也不对。

“其实我们俩真的自作自受,我没那么了解你。”最终还是你先开口

“你以为我有多了解你,我并不关注你好吗。”我只好给予反驳。我不关注又有什么关系,总有粉丝在我俩面前互相告知对方的消息,这成为他们的习惯也成为我们的习惯。

我们其实不是挚友,不是伙伴,不是知己,不是情侣。我可以含笑看着你拥抱别人,尽管有点空落的涩意,你可以假装对我夸奖别人大吃飞醋,尽管你脸上的埋怨七分假,三分真。

我们接受着别人的鲜花掌声,也接受着别人的安排和授意,我们拿着剧本往下走,操纵着别人的喜怒哀乐,但我们终究不是合格的演员。

“我一直都在。”我抽回手放在胸前。
“我知道。”你在我对面轻轻的笑了。

我还是会想起你坐在我旁边笑的放肆,还是会想起那个让我眼睛有点湿润的拥抱,还是会想起那年夏天的成都。
但,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拥有憾事,你没有供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我们哪怕以挚友的身份走到事业尽头那天,依旧,你是你,我是我。
因为,你不爱我,我不爱你
我们不过逢场作戏

end

这不代表我对泰辰的理解,只是正好有梗就写到了。

想过了,我大概还要陪仙阁走下去,山海难平还会继续写下去的,谢谢大家

【泰辰】逢场作戏 上


营业梗 短打一发完结 时间线有调换 辰鬼视角

当我接到你的电话,有点意外也有点懵,出于各种情理,我好像都不是你第一首选的倾诉对象,但想想站在季后赛这个立场上,好像你也只能找我了。

初冬的上海已经挺冷了,黑漆漆的黄浦江边上忽明忽灭的亮光我一眼就看出是你的烟。果然你这傻逼穿着队服就出来了,把顺手带的外套搂在你身上,在你旁边坐下,嘶,这凳子也很冷啊。

“老铁你不冷吗?”

你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天太黑啦,我看不清你的表情甚至样子,只给我留下那好像熟悉又陌生的轮廓。

我好像从来没有和你这样坐下来相处过,一时无话思绪又飘的很远。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起来,只记得第一次在官方办公室被授意营业cp时候互相嗤之以鼻,我猜我俩对看一眼我笑的时候你一定在想:菜比,装模作样。巧了,我当时的想法也是:傻比,狂妄自大。

但是所幸我俩都够聪明,知道接受安排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在见到你的那一秒我俩几乎同时挂上招牌又制式的笑容,我大呼你的名字,你笑着回应然后赖在我背上走遍了整个后台,闹的ag全体侧目,连四爷和无痕都好奇我们关系突飞猛进的原因。在解说们的渲染下,通过每次直播的时候房间里刷你名字的频率我也知道官方的策划是成功的,或者说,我俩也许是合适的?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不抽烟的。”你突然开口,脑海里回忆一下崩塌,眼前还是黑色的江水和你看不清表情的轮廓,你已经掐掉了手里的烟。唔,记清楚后宫的喜好看来也是你的本能。

“鬼哥,你说我是不是个菜比?”
“老铁你这么说我感觉你在讽刺我啊”

-----------------
不能一起发,下在下一篇文

有点难过又有点解脱。但是从此以后我大概不再看kpl了吧。为他而来为他而去。

青山常在 绿水长流 有缘再见

山海难平【一】

痕瓶 痕鬼 泰辰

箭头后面会慢慢看出来

ooc属于我自己,故事纯属虚构

1
瓶子知道无痕的时候很早了,早到当时无痕还挂着北冥无痕的名字在打次级联赛。当时瓶子是没有接触过无痕的,只被公司要求看仙阁天律的比赛说是荣耀也将举办职业联赛,要了解几个种子战队。直到仙阁走进kpl,瓶子才真的和无痕熟络和多少有一些了解。


无痕的人和他的操作有太大的差别,他在游戏中是强势的,是外放的,可现实中无痕却是一个羞涩,寡言,内向到甚至有些木讷的人。瓶子看来这些形容词还要加个特定的时候,当无痕在仙阁队长,那个被他唤做北辰的人面前,似乎是有些不一样的。



可能论交流,瓶子和辰鬼交谈的比无痕更多些,辰鬼作为仙阁的队长,因为出众的长相可能受到更多的关注,瓶子还做过几次辰鬼的采访,他能感觉到辰鬼在无痕等一众仙阁队员中有着不一般的依赖感。因为无痕语言能力和他的技术实在不成正比,瓶子总是会在采访中多照顾他多一些,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无痕总是笑着说:“北辰是队长,你让他说。”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他多说一点。瓶子总是这样想,尽管不算是官方主推的选手,瓶子也尽量帮无痕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可是这一切无痕都不知道。

这天瓶子从解说台上下来,又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后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却在电梯口遇到那人。

“诶无痕,你今天不是没比赛吗,怎么在这里?”

“瓶子哥,今天你解说啊?官方说要做个专访,下午做到现在。”无痕收起手机转头说道

“这样,那你吃饭了吗?我今天来的晚,饭都没来得及吃,要不一起吃点?”

“我也没吃,那一起吧。我和北辰说一声。”


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小炒,正逢宵夜的时候,店里人声鼎沸,两人在之间显得有些沉默。无痕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加之本赛季仙阁表现不佳,开赛就迎来一波连败,无痕压力更是大。瓶子觉得需要和无痕聊聊,叫了几瓶啤酒,喝了一些之后瓶子挑起了话头。


“仙阁最近比赛好像不是很理想,配合也不够,你还好吧?”

”我?还好吧,正常发挥就好了。“无痕抬头笑了笑,”不过。”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北辰快回来啦,会好的啦。”他又笑了起来,好像比之前更舒展了。


瓶子觉得这个笑他看着就不太舒服,莫名的。

“而且我们新教练也已经来了,正在磨合,其他人状态其实都在慢慢好转。”

“你们来了新教练?”这件事瓶子倒是第一次听说

“嗯是的,来了一段时间了,还在逐渐了解仙阁吧。北辰说不能说出去的,算是提前透露给你啦。”可能因为喝了酒的关系,瓶子觉得无痕笑的尤其傻气。


“无痕,其实仙阁状态从春季赛以来都不太好,你有没有想过要离开?“

瓶子看无痕没说话,顿了顿继续说

”其实不少队伍都有来打听过你的情况,虽然现在不在转会时间,但是只要你愿意去,他们都愿意等到这赛季结束,而且他们给的酬劳都很不错。”


“不啦,我们毕竟和仙阁一路走过来的,我打完这个赛季,应该就和北辰一起退了。不过还是谢谢啦。”无痕笑了笑,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瓶子的。

“你要退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言,但是在当事人口中听到这个答案,瓶子还是震惊

“为什么啊?辰鬼要退我理解,可是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退?”


“我要回去读书啦,休学只能休两年。北辰说还是要完成学业吧。”


又是北辰!瓶子不理解无痕对辰鬼的言听计从,又觉得辰鬼自私的并没有为忠心于自己的队员考虑未来,不禁有点生气口不择言

“你跟辰鬼情况根本不一样,他水平也不如你,他确实是到了退役的年纪,但是你还年轻,你...”瓶子发誓他第一次看到这样严肃眼神里又透露着些许怒气的无痕,大概是了解到自己言语的不妥,瓶子道歉到

“抱歉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辰鬼,但是我很奇怪你们为什么对辰鬼有着,这种不计条件的信任?”


沉默了一会的无痕眼里的怒气好像下去了,多了一份迷茫的感觉,慢慢开口

“北辰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开心。他压力很大,他也在努力,你知道c位转辅助要改变的东西有多少。他从来不说,从第一届开始,无论比赛输赢,赞誉或者骂名他微博下都最多。北辰是大学毕业才来打的职业,他说他无憾了,他希望我们大家都一样,冠军我们拿到过,能继续学业的尽量继续,职业不是一辈子。很多人大概觉得北辰作为第一届冠军队mvp并不是很多精彩操作,但是他作为指挥作为主心骨,仙阁要是没有他,仙阁可能都撑不下来。”


这是瓶子第一次听无痕说那么多话,却不是为他自己。无痕最后说那句话,瓶子竟觉得自己和他有那么可悲的相似。

无痕说:“我和他情况不一样,我不能感同身受的懂他,但是有人可以。”


李九总说仙阁休息室就像瓶子的家一样,总赖着不走。但是瓶子最近却发现有人更喜欢到仙阁休息室作客,当瓶子这几天第三次看到像大爷一样瘫在仙阁休息室沙发上吃着东西嘴巴还说个不停的人,实在忍不住了“泰神你们XQ都不用训练的吗?!一天到晚到别人休息室赖着不走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吃了,辰鬼的肩膀要给你压塌了。”


山海难平

痕瓶 痕鬼 泰辰
ooc属于我自己,故事纯属虚构


瓶子知道无痕的时候很早了,早到当时无痕还挂着北冥无痕的名字在打次级联赛。当时瓶子是没有接触过无痕的,只被公司要求看仙阁天律的比赛说是荣耀也将举办职业联赛,要了解几个种子战队。直到仙阁走进kpl,瓶子才真的和无痕熟络和多少有一些了解。


无痕的人和他的操作有太大的差别,他在游戏中是强势的,是外放的,可现实中无痕却是一个羞涩,寡言,内向到甚至有些木讷的人。瓶子看来这些形容词还要加个特定的时候,当无痕在仙阁队长,那个被他唤做北辰的人面前,似乎是有些不一样的。


可能论交流,瓶子和辰鬼交谈的比无痕更多些,辰鬼作为仙阁的队长,因为出众的长相可能受到更多的关注,瓶子还做过几次辰鬼的采访,他能感觉到辰鬼在无痕等一众仙阁队员中有着不一般的依赖感。因为无痕语言能力和他的技术实在不成正比,瓶子总是会在采访中多照顾他多一些,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无痕总是笑着说:“北辰是队长,你让他说。”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他多说一点。瓶子总是这样想,尽管不算是官方主推的选手,瓶子也尽量帮无痕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可是这一切无痕都不知道。

这天瓶子从解说台上下来,又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后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却在电梯口遇到那人。

“诶无痕,你今天不是没比赛吗,怎么在这里?”

“瓶子哥,今天你解说啊?官方说要做个专访,下午做到现在。”无痕收起手机转头说道

“这样,那你吃饭了吗?我今天来的晚,饭都没来得及吃,要不一起吃点?”

“我也没吃,那一起吧。我和北辰说一声。”


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小炒,正逢宵夜的时候,店里人声鼎沸,两人在之间显得有些沉默。无痕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加之本赛季仙阁表现不佳,开赛就迎来一波连败,无痕压力更是大。瓶子觉得需要和无痕聊聊,叫了几瓶啤酒,喝了一些之后瓶子挑起了话头。


“仙阁最近比赛好像不是很理想,配合也不够,你还好吧?”

”我?还好吧,正常发挥就好了。“无痕抬头笑了笑,”不过。”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北辰快回来啦,会好的啦。”他又笑了起来,好像比之前更舒展了。


瓶子觉得这个笑他看着就不太舒服,莫名的。

“而且我们新教练也已经来了,正在磨合,其他人状态其实都在慢慢好转。”

“你们来了新教练?”这件事瓶子倒是第一次听说

“嗯是的,来了一段时间了,还在逐渐了解仙阁吧。北辰说不能说出去的,算是提前透露给你啦。”可能因为喝了酒的关系,瓶子觉得无痕笑的尤其傻气。


“无痕,其实仙阁状态从春季赛以来都不太好,你有没有想过要离开?“瓶子看无痕没说话,顿了顿继续说”其实不少队伍都有来打听过你的情况,虽然现在不在转会时间,但是只要你愿意去,他们都愿意等到这赛季结束,而且他们给的酬劳都很不错。”


“不啦,我们毕竟和仙阁一路走过来的,我打完这个赛季,应该就和北辰一起退了。不过还是谢谢啦。”无痕笑了笑,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瓶子的。

“你要退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言,但是在当事人口中听到这个答案,瓶子还是震惊“为什么啊?辰鬼要退我理解,可是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退?”

“我要回去读书啦,休学只能休两年。北辰说还是要完成学业吧。”


又是北辰!瓶子不理解无痕对辰鬼的言听计从,又觉得辰鬼自私的并没有为忠心于自己的队员考虑未来,不禁有点生气口不择言“你跟辰鬼情况根本不一样,他水平也不如你,他确实是到了退役的年纪,但是你还年轻,你...“瓶子发誓他第一次看到这样严肃眼神里又透露着些许怒气的无痕,大概是了解到自己言语的不妥,瓶子道歉到“抱歉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辰鬼,但是我很奇怪你们为什么对辰鬼有着,这种不计条件的信任?”


沉默了一会的无痕眼里的怒气好像下去了,多了一份迷茫的感觉,慢慢开口“北辰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开心。他压力很大,他也在努力,你知道c位转辅助要改变的东西有多少。他从来不说,从第一届开始,无论比赛输赢,赞誉或者骂名他微博下都最多。北辰是大学毕业才来打的职业,他说他无憾了,他希望我们大家都一样,冠军我们拿到过,能继续学业的尽量继续,职业不是一辈子。很多人大概觉得北辰作为第一届冠军队mvp并不是很多精彩操作,但是他作为指挥作为主心骨,仙阁要是没有他,仙阁可能都撑不下来。”


这是瓶子第一次听无痕说那么多话,却不是为他自己。无痕最后说那句话,瓶子竟觉得自己和他有那么可悲的相似。

无痕说:“我和他情况不一样,我不能感同身受的懂他,但是有人可以。”


李九总说仙阁休息室就像瓶子的家一样,总赖着不走。但是瓶子最近却发现有人更喜欢到仙阁休息室作客,当瓶子这几天第三次看到像大爷一样瘫在仙阁休息室沙发上吃着东西嘴巴还说个不停的人,实在忍不住了“泰神你们XQ都不用训练的吗?!一天到晚到别人休息室赖着不走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吃了,辰鬼的肩膀要给你压塌了。”


你是无意穿堂风 却偏偏引山洪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山海也能平 难平是人心